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5

乒乓球隨筆 – 壞習慣

乒乓球的球拍除了橫怕和直拍外,還有比較少見的手槍型,三明治型,曲柄型,盾型等。後者因為比較少見,容後再談。paddle1

球友中握直拍和握橫拍的比例大致相若,有幾個曾經受過比較正統的訓練,打球的姿勢很正確,有更多的球友沒有受過正統的訓練,都是一面打一面學,包括握直拍的我,打球的姿勢有待改進。當然握拍或打球的姿勢正確不一定勝算高,但是握拍和姿勢不正確就算偶然打贏了,那就須要有一點運氣的眷顧。

直拍之中,最常見的壞習慣是垂直著球拍打球。這樣的打法不但難以發力和加轉以及控制落點,而且很容易傷及手腕。主要原因是腳踏得太死來不及借身揮拍。我過去也常犯這個錯誤,後來有高手指點才得以改正。他說打球的時候,尤其是準備打拉球,不管是正手或反手一定要以球拍的橫向拉才可以充份發力,加轉和把球控制好,同時也不會傷到手腕。但是要做到這一點,須要靈活的腳法和身體腰部的配合。TBLTEN2

眾所周知,橫怕比直拍比較有優勢除了有利於削球,不用跨大步就可以控制較大的範圍外,還可以兩面發力搶攻。直拍除非已經學會直拍橫打,不論正或反手,只是用球拍的正面擊球,不會用到拍的後面。因此直拍的反手比較難以控球和發力,比橫怕的球手吃虧。但是很多慣用橫怕的球友,最常見的壞習慣是偏重用反手擊球。站的位置明明可以從容以正手擊球,偏要拗著以反手打。有的還要特意走到反手的位置,每一球都用反手接或打,真是莫名其妙。其實打乒乓球,用的是橫怕也好,直拍也好,正手得分的機會要比反手的多一倍以上。真不明白為什麼要捨近圖遠?ping_pong-04

乒乓球隨筆 – 積分制

今天和會長閒談有關我和他共同相識的朋友陳君。陳君最近從美國回港,在Whatsapp跟會長說他的USATT積分是1755,他的兒子以前是代表香港的乒乓球青少年選手,現在他的積分是2300多,幾乎是專業水平了。會長向我問及美國乒乓球協會的積分制度,我雖略有一些印象,但只知道一點大概,所以特意上網去找了些資料和大家分享。

美國乒乓球協會為了確定每個球員的球技水平,制定了一套積分制度。當球員還沒有自己的基礎積分的時候,由當地分會的負責人指派一個已經有積分的球員與之進行正規的比賽,根據賽果和有積分的球員對這個新球員的球技評估,(見以下附圖)確定一個估計的積分並正式記錄在案。20150924_071330000_iOS

然後通過正式的公開賽的賽果,按以下附圖的積分加減以更新這個球員的正式積分。20150924_071311000_iOS

我從沒有參加過公開乒乓球比賽,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積分應該是多少。不過根據以上附圖的標準,我應該是在1401-1600這個範圍裡。前幾年在加州和一個來自三藩市的高手切磋,我輸了個4:1,我相信我唯一贏的那一局是他故意讓我的。據他說他的積分是1900 以上,我應該是1700左右,我聽了沾沾自喜了好幾天。後來我和一個他自稱只有1700的朋友切磋,卻輸了個3:0,所以我才恍然自己的水平應該低於1700。前文提到過已經去世的梁老邪,據說他的積分大約是1750。

忽然想到為了增加我們打球的興趣,不知能否引進這個理念,並訂立一種讓分制度,讓技術水平參差的對手可以比較公平的比賽?ping_pong-05

乒乓球隨筆 – 發展簡史

乒乓球運動始於十九世紀末,首先在英國比較富裕的上流社會開始流行起來,作為紳士淑女社交的工具。當時歐洲各國時尚打網球,英倫三島由於比較潮濕,經常夏天多雨冬天多雪,每當下雪和下雨的時候便不能打球。喜歡打網球的男女在手癢之餘,有人想出在室內的餐桌上支起球網,用網球和網球拍在桌上打起球來,稱之為『桌上網球』(Table Tennis)。imagesMYI1TCTL這種打法在上流社會越來越受到歡迎,逐漸流行起來,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種權益之計的運動,竟然成為世界上最流行的球類運動之一。

剛才提過,這種桌上網球運動開始的時候用的是實心橡膠,正常大小的網球和用細麻繩織成的網球拍,和球檯的大不相配。images3T01WVS5有些運動器材生產商採用了比較小的實心的橡膠球,同時將球拍稍微縮小並且以帆布代替麻繩織的網球拍,後來將乒乓球改為空心的小皮球,球拍也改為木板。到了二十世紀初,乒乓球改用賽璐珞製造,形成了現代乒乓球的雛形。世界乒乓球聯會在1926年成立,訂定了各種標準包括球檯的大小,球網的高度,乒乓球以及球拍的規格。就在那個時候,乒乓球的直徑標準定為38mm。球檯和球網的規定一直保持到今天,但球拍和乒乓球由於新的材料出現而產生了不少變化。imagesAY83K6ES

首先是球拍。開始的時候,球拍只是一塊木板或夾板,後來有了貼上軟木的球拍。上世紀中又發明了貼上膠皮的球拍,有膠粒的膠皮球拍維持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這種球拍的特點是利守不利攻,這段時間是歐洲的削球手全盛時期,幾乎囊括了所有國際比賽的前茅。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日本發明了海綿膠,將膠皮反貼在海綿上,摩擦乒乓球時可以產生強勁的旋轉,從此乒乓球的面貌完全改觀。日本以這個新穎的球拍加上當時名將荻村伊智朗創新的弧圈打法,稱雄乒乓球世界直至中國乒乓球強勢崛起為止。

以賽璐珞製造的38mm直徑的乒乓球一直沿用至2000年,為了打破近代中國乒乓球的壟斷局面,世界乒聯宣布將乒乓球的直徑增大到40mm,到了2014年又宣布將乒乓球的直徑略增,材料改為用聚乙烯塑膠,就是所謂40+乒乓球。

乒乓球隨筆 – 打球者運動

不管是否喜歡球類運動,大部份的人都會喜歡看球類比賽。最多人觀看的球類比賽,我想可能是足球,籃球和排球,所謂『三大球』都是群體球類比賽。在美國,除了籃球外,美式足球和壘球最受歡迎,這些基本上也是群體的球類。這些群體球類比賽的球場一般是比較大,可以容納觀眾的人數比較多,從幾千人到幾萬人的都有。除了進場看球的觀眾,在電視機旁觀看比賽的人,尤其是足球比賽,動輒高達幾億人甚至十幾億人。由於這些運動越來越受歡迎,商界趁機在電視直播比賽時大做廣告宣傳產品,因此球會的廣告的收入驚人,明星球員的身價也隨之增長到天文數字的地步。soccer

個人的球類比賽,以網球最多人看,其次是羽毛球,而乒乓球的觀眾人數遠遠瞠乎其後。以我的觀察,不管是上述的『三大球』,甚至網球和羽毛球,就算觀眾自己不會打也會喜歡看。唯獨乒乓球,因為場地窄小而球速太快,如果不懂得它的技術奧妙之處,一點都不好看,所以進場看球的人寥寥可數,而且大多數是愛好打乒乓球的業餘球員。

羽毛球雖然和乒乓球一樣也是室內的球類運動,但它的場地比較大,因此可以容納的觀眾也比較多。況且羽毛球的球速比較慢,不會打羽毛球的觀眾也很容易體會球員的技術表現。也就是因為佔地少,而且初學者很容易上手,不受性別和年齡的限制,從幾歲到80多歲都可以打,所以乒乓球運動普及程度比其他的球類高。我沒有確實的統計數字,不過相信喜歡打乒乓球的人遠比進行其他球類運動的人多。根據粗略估計,單單以乒乓球作為國球的中國大陸,喜歡打乒乓球的人相信已經超過兩億人以上。Table_Tennis_Riocentro_Pan_2007

所以有人說:乒乓球是打球者的運動而非觀眾的運動(Players’ sport, but not spectators’ sport.)。

乒乓球隨筆 – 中國稱霸

自從中國揚威乒壇後,國際乒聯認為如果所有國際性比賽的決賽都是由中國選手對壘,觀眾會感覺沒有什麼刺激,勢將逐漸流失。如此一來,對收入已是差強人意的乒聯,將雪上加霜,因此不斷推出改革措施,企圖平衡這個局面。馬龍

前文提過有關發球的新規定是其中之一。此外還有:

  • 從二十一分為一局改為十一分,從三局兩勝,改為七局四勝,以增加賽果的偶然性。
  • 國際賽事限制每一國選手的人數,並且強制規定務使到決賽階段,不會是中國選手內訌。
  • 制定長膠膠皮的規格,防止中國選手以異常的長膠球拍取勝。
  • 禁止使用有機膠水,改用無機膠水,防止中國選手灌膠增強殺傷力。
  • 增大乒乓球的直徑,從38mm改為40mm,降低近檯快攻的速度。最近又將材料從賽璐珞改為用塑膠,同時把直徑稍改為40+。nitt-2star

可是儘管這十幾年來這麼多的改變,無損中國球員在國際賽事中的領先地位。最近世界男子排名的頭十名中,五名是中國選手,而且頭四名都是中國的。世界女子排名,頭十名中六名是中國的,同時包辦了頭三名。

國際乒聯每年在世界各地舉辦的巡迴賽,如果有中國一流選手參加的場合,賽果幾乎毫無意外是中國選手包辦冠亞軍。有見及此,所以中國很少派出一流高手參加這些巡迴賽。最近在北韓,捷克和奧地利的巡迴賽的決賽,出現了以前很少見的新面孔。以前被中國選手壓得透不過氣來的日本,德國和南韓等技術不錯的選手都紛紛冒出頭來。2015奧地利巡迴賽決賽由德國的奧察洛夫和日本的水谷準對壘,非常精彩,沒有看過的一定要看,已經看過的再看仍然覺得刺激萬分(點此觀看)。

乒乓球隨筆 – 球衣和球鞋

我們的球友中有幾位很講究球衣和球鞋,穿的球衣都是名牌,球鞋更是價值幾百元甚至上千的品牌。這是他們尊敬乒乓球運動的一種表現,我非常贊同。球衣不過作為業餘的乒乓球愛好者,不一定要花那麼多的錢買名牌的服裝和球鞋。我個人認為選擇球衣不要太緊或者太寬鬆,也不要太花俏,只要稱身得體便可。就算是普通的運動衣(T-恤)也可以,只要顏色不要太淺,特別不要和乒乓球的顏色一樣就可以。

至於球鞋,我認為不妨多花點錢購買專業的乒乓球鞋。因為打乒乓球除了持拍的手之外,靈活的腿腳也非常重要。資深的乒乓球教練甚至有『三分手,七分腳』的說法,可見腳在乒乓球運動中的重要性。好的乒乓球鞋會不緊不鬆地包住整個腳部,鞋底既不黏地也不會打滑,而且厚度適中,跑動起來很舒適,和地面接觸感覺好像沒有穿鞋一樣。所以買乒乓球鞋一定要到店裡試穿,新鞋稍微緊一點無妨,因為穿幾次便會稍微鬆弛變得正適合。如果新鞋穿起來鬆緊度正好的話,很快就會感到很鬆了。每個人的腳形狀不一,有的比較狹窄,有的寬闊,名廠的鞋會生產適合不同腳型的款式。球鞋1

看到今天多姿多彩的球衣和球鞋,覺得現代人真是非常幸福。我們當學生的年代,不管做什麼運動,穿的大多是清一色的白帆布鞋,我們謔稱之為『白飯魚』。那個年頭要買一雙昂貴的跑步鞋或球鞋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記得小時候有個家裡比較有錢的同學,有一天他穿了當年大陸很著名的『回力牌』(後來才知道英文品牌是“Worrior”,不知是國產的還是舶來品)籃球鞋回校,惹得同學們圍觀讚歎。我當時心裡非常羨慕,暗自許願有一天我也要父親給我買一雙。可是一直到我離開了學校,這個願望始終沒有實現。

乒乓球隨筆 – 發球

中國乒乓球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崛起,一直保持世界領先的地位。幾乎囊括了所有的國際大賽的前茅,形成了一國獨大的局面。國際乒聯的高層為了打破這個局面挖穿腦袋,不斷推出種種新的比賽規則和刷新器材的規格,盡量壓制中國選手所向無敵的技術優勢。signal

首先在十幾年前訂立了新的發球規則:

  • 发球开始时,球自然地置于不持拍手的手掌上,手掌张开,保持静止
  • 发球时,发球员须用手将球几乎垂直地向上抛起,不得使球旋转,并使球在离开不执拍手的手掌之后上升不少于16公分,球下降到被击出前不能碰到任何物体,亦不得以身体挡住抛球轨迹,使对方看不见抛球路径,亦视同犯规
  • 当球从抛起的最高点下降时,发球员方可击球,使球首先触及本方台区,然后越过或绕过球网装置,再触及接发球员的台区,若球在发球过程触碰到球网,必须重新发球。双打中,球应先后触及发球员和接发球员的右半区
  • 从发球开始,到球被击出,球要始终在台面以上和发球员的端线以外,以防桌内发球犯规,而且不能被发球员或其双打同伴的身体或衣服的任何部分挡住,否则亦视同犯规
  • 在运动员发球时,球与球拍接触的一瞬间,球与网柱连线所形成的虚拟三角形之内和一定高度的上方不能有任何遮挡物,并且其中一名裁判员要能看清运动员的击球点penhold

推出這個規則之前,不論中外球手,發球的花樣百出。很多歐洲選手發球時習慣用身體遮擋球拍,到接觸到球的時候才轉身用手臂遮擋在腋窩下發出急球,令對手既看不到來勢也看不清旋轉落點,難以應對。其中最著名的是瑞典國手華納(Waldner內地譯為:瓦爾德內爾),他發球的招數層出不窮,不習慣他的打法的覺得難以招架。大多數中國的選手發球也相當刁鑽,其中發球技術最高超的是現已被任為國家男隊總教練的劉國樑,他的動作很小但隱秘性很強。這些發球高手出馬,對手往往還沒有機會發揮球技,便已吃了發球紛紛中招墮馬。為了加強比賽的觀賞性,當年的國際乒聯決定推出上述的發球規則。這兩位連同其他老牌以發球技術高超著稱的高手風聞有此改變,便宣告從此退出比賽。

我們的上了年紀的球友中大部份都是從小開始學打球,已經習慣了舊的發球方式,不習慣把球放在掌心,把球直線拋起發球的新規則。雖然我們打球主要是為了強身健體,不過我認為既然有了這個規則,大家應該按照新規則來打球,玩起來更加公平有趣。

乒乓球隨筆 – 長膠


long球友華哥這兩年轉用了直拍長膠。回想十幾年前剛剛和他老人家打球比賽的時候,他用的是反貼直板,最拿手的絕活是反手急推,我開始的時候不習慣,吃了不少虧,輸多贏少。過了幾年,漸漸摸清了他的打法,自己也學會了拉側旋球,他的推擋也沒有以前那麼順手,賽果逆轉。後來他轉用反貼橫拍,但是我看到他因為仍然沿用直拍的打法,無法施展橫怕的長處,功力大不如前,和我們對陣也沒有什麼勝數。現在又改用長膠直拍,聽說最近進步神速打得很好,可惜很久沒有到球會和我們較量。甚為懸念期待。球友中Allan君也是用長膠的,但是我想他並沒有打出長膠那種飄忽不定的味道來。

說起長膠,不禁想起當年我在加州邂逅的高手Ken梁兄。他的長膠功力其邪無比,我認識的長膠高手中,只有他才能把長膠的『長』處發揮得淋漓盡致。球友們尊稱他為『梁老邪』,他自己亦欣然受之,可見他的『邪門』功力真不是蓋的。KKL0

每次打球,他最少帶三塊球拍來,全是膠粒性質各異的長膠橫怕。當對手適應了他的第一塊球拍,他便取出第二塊來對陣,讓對手重新學習適應,再不行,又取出第三塊最最邪門的長膠,非叫你臣服不可。早年他和老友Paul君經常結伴參加加州灣區的分齡賽,單打雙打,憑他那一套長膠打法,所向披靡,得獎無數。後來國際乒聯改變了膠皮規則,他的長膠球拍幾乎全部不及格,才被迫終止了參加比賽。梁兄為人幽默風趣,朋友眾多。有幾年他回港探親,曾來過球會獻技,不少球友也曾領教過他的長膠絕技。梁兄幾年前因病棄世,哲人其萎,令人懷念。

聽說他把他的絕活連同多年珍藏的長膠球拍傳授給老球友Allen兄,前兩年我曾和他打過幾次雙打,總覺得他那『邪』的火候和梁兄比仍有不逮之處。20150912_015415000_iOS

乒乓球隨筆 – 雙打

打乒乓球我比較喜歡雙打,其中一個原因是年紀大了氣量和耐力不足,雙打時四個人每人輪流打一板,沒有單打那麼吃力。但主要的原因是雙打需要兩個球員互相配合,以製造機會給隊友扣殺取勝,除了球技,對隊友間的合作以及策略的要求也比較高,所以我覺得比單打有趣。假如兩個隊友配合得好加上有效的策略,球技比較差的一方也有機會打敗球技比較高的對手。單打的話,如果雙方球技旗鼓相當,則打起來還可以感到興趣盎然。但如果雙方的球技高低很明顯,稍差的一方幾乎不可能僥倖取勝,少了一份偶然性的趣味。double

雙打球員的走位非常重要,輪到你打了一板,不管是否得手,你必須迅速向後退,讓隊友可以像單打一樣控制整個檯面。走位錯誤或者走動的速度太慢都可以從得分變成失分。雙打最理想的配搭是一個左手握拍,一個右手握拍。用左手的站位在右邊,用右手的站位在左邊。這樣兩個隊友的正手控制範圍最廣,可以盡量發揮所長,而且在走動時比較少機會碰撞。

不像單打比賽時發球可以隨意發到對方檯面的任何位置,雙打比賽發球規定必須從球檯的右方斜向發到對方的右方。由於可以發球的範圍小,對方容易集中精神採取主動迎接來球。如果發球方發球的質量不好很容易陷於被動,所以雙打的發球質量要求比單打高得多。比賽時,要讓隊友知道自己發什麼球以便有所準備,預判對方的回球位置和質量。發球是上旋還是下旋,左側旋還是右側旋,豆瓣了長球還是短球,前衝急球還是網頂慢球都需要在賽前有默契或者在發球前暗地裡告訴隊友,不能讓對方知道有所防備。國際比賽的雙打球員往往發球前在檯底用手勢告訴隊友將要發的是什麼球,或者由非發球隊友用手勢決定他發什麼球。

如果輸了比賽,雙打的球員切忌埋怨隊友打得不好連累自己,更加不應該口出惡言傷害隊友的感情,不要輸了球還輸了友誼。友誼第一,其他什麼都不重要

乒乓球隨筆 – 發球機

在YouTube看到波爾(Timo Boll) 和機械人比賽乒乓球的視像短片(https://youtu.be/tIIJME8-au8),覺得非常有趣。雖然視像裡機械人最終輸了這一場球賽,我相信經過在程序和機械方面的不斷改進,機械人很有可能打敗現在的世界頂級高手。過了若干年後,將來的乒乓球世界冠軍會不會是一具機械人?真令人遐想聯翩!Kuka

從這段視像想到了現在可供租用的發球機。球友中很多利用發球機來練習接發球以提升自己的基本功。我也曾經用過,雖然覺得對技術基礎有一定的幫助,但我對用發球機作為練球的對象,很有抗拒感,所以已經很久沒有再用了。

發球機是藉由撞針或滾輪經過噴嘴把乒乓球噴彈出來,與真人們用球拍擊球在速度、旋轉、力量的比例上有相當大的差異。所以說發球機的供球與真人的回球是不真實的。但是發球機的優點是供球很穩定,可以一直重覆送來性質一樣的球來練習。

很多球員用發球機來挑戰自己的速度、旋轉及供球頻率應對能力,將發球機的速度跟頻率的旋鈕調到最高,外加一個不定點的擺頭,好像跟挑戰機器的極限一樣,這樣的條件之下,面對一個左右擺頭的噴嘴跟真人揮拍擊球在判斷上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充其量只是能達到運動的效果而已。旋轉也是一樣,通常發球機只能發出速度快,力量大的旋轉球,而真人可以發出慢,輕而轉的球,所以用發球機練成的武功在實戰中幫助不大。

我們這些『年青的長者』打乒乓球的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藉此保持靈活的手腳和矯健的體魄;同時通過這項運動,和球友們談談笑笑,增進友誼和身心健康。這些好處都不是發球機可以全部提供的。TT-Rob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