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乒乓球名將 – 莊則棟外史(十二)

早在1971年名古屋世乒赛期间他俩就见过面,当时敦子和好友结伴去中国代表团驻地藤久观光旅馆,看望仰慕已久的球星,接待她的正是世界冠军庄则栋。佐佐木敦子幼时生活在中国的兰州,会讲中文,遂充当了临时翻译,作为庄则栋的“追星一族”,她们与他拍了一张照片。之后,佐佐木敦子又跟随着中国乒乓球队,登上了新干线列车,在名古屋去大阪途中,他们再次相遇,并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后来佐佐木敦子还给庄则栋写了一封信,表达了她怀念中国,怀念老师、同学的深情,同时也隐隐约约表达了对庄则栋的好感和崇拜。佐佐木1

1972年,庄则栋带领中国青年乒乓球队访问日本。佐佐木敦子得知后又在第一时间去看他。庄则栋非常高兴,他将别人送的一个花篮转赠给了她――庄则栋与名古屋有着深厚的渊源,在这里他遇到了他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两个人,科恩和敦子。

13年过去了,庄则栋的人生跌宕起伏,而敦子还是单身一人。一直默默地关注着庄则栋的敦子,从荻村先生那里获悉:庄则栋已回到北京,并且已与妻子离婚。于是,她决定“主动出击”。她已经等了13年,他早已融入她的血液,他的笑容,他的身影,他的遭遇,让她魂牵梦萦。

一天下午,庄则栋正在带小朋友们训练,电话铃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庄则栋在吗?”“我就是啊……”“我是佐佐木敦子。”这声音曾经那么遥远,如今却近在咫尺,这声音仿佛穿越了时空,让他们又回到了名古屋。庄则栋放下电话,急忙从训练房向少年宫大门口走去。门外,站着一位戴着宽边眼镜的圆脸庞的女子,她,正是佐佐木敦子!

通过接触,敦子的温柔敦厚、善解人意使庄则栋一颗原本已经凉透的心重新春意萌动,于是日久生情,坠入爱河。敦子为嫁庄则栋,欲放弃日本国籍,移民北京,成为一名中国公民。但当时的中国还不太开放禁忌较多,由于特殊的个人政治原因,庄则栋当时不可以与外籍女子结婚。于是佐佐木敦子被限期离境;庄则栋想申请出国,有关部门以他“曾担任重要职务,掌握国家机密”为由,不给他办护照。

左右不是,鸳梦难温,敦子不得不离开北京回国。但是这迟来爱情已使他俩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敦子非庄则栋不嫁,庄则栋非敦子不娶,此生誓为连理枝。于是,他俩冒死上书:“……我们真挚地相爱,感情非常深,我已十几年不参政,是个时过境迁之人。今年,我已47岁,佐佐木敦子43岁(未婚),时间催人老,佐佐木敦子已征求家里人的同意,愿意加入中国国籍,来华定居和我完婚。根据中国国籍法规定,她完全符合条件,请领导批准”。佐佐木2

庄则栋把这份结婚申请交给了中国乒乓球协会名誉主席、时任天津市长的李瑞环,随后又转到了邓小平手中……

最后经邓小平发话,“即使犯过错误也不能不让人家结婚嘛”,这对有情人才终成眷属。

1987年12月19日,庄则栋和敦子在北京聚雅楼饭店举办了婚礼。

26届世乒赛的乒坛五虎将,容、庄、李、徐、张,除了容国团已经谢世,只有张燮林应邀前来参加了婚礼。庄则栋很想得到昔日战友及哥们的谅解和祝福,但这一次他失望了。摒弃前嫌化解心结,还需要时间。

――融冰三尺,非一日之暖。

从此,庄则栋和敦子在北京的四合院里过着寻常百姓的普通生活,平平淡淡,柴米油盐(起初一度还蛮拮据),相濡以沫,夫唱妇随。

――后来,庄则栋将他与敦子曲折的恋爱过程写了一本书,《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

即便敦子已经放弃了日本国籍,有关部门还是规定若干年内庄则栋不能出国探亲。1991年4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应邀来华,参加庆祝“乒乓外交”二十周年纪念活动。他一心想会一会庄则栋(同为“乒乓外交”的两个关键人物,他俩一直还未曾谋面),却被告知“他出差了,不在北京”。基辛格博士深感遗憾。

很长一段时间内,庄则栋似乎被“边缘化”了,但凡有关乒乓球的大小活动均与他无关。

随着社会的文明进步,环境的日益宽松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完善,庄则栋的生存状态逐步改善,他搬了新居,并且有了自己的文化公司和经纪人。

2002年9月,庄则栋在北京创建了一家乒乓球俱乐部,club他想使更多的人能有机会实现自己的冠军梦,当然也想多挣些钱。开张前夕,他却一直愁眉不展郁郁寡欢。敦子理解丈夫的苦衷和孤独,知道他越来越怀念年轻时在国家队的那段美好时光,怀念当初曾经并肩战斗的生死弟兄,便提醒他为何不主动与徐寅生、李富荣等人联系――十载同床眠,知夫莫如妻。儿子庄飚,以及一直与他来往的队友张燮林也鼓励支持他这么做。

月明人静,庄则栋回首往事,思绪万千。他提笔给徐、李二人写了封信。“尊敬的中国乒协、徐寅生、李富荣等领导:你们好!憋在心里的话因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说出来,借北京庄则栋乒乓球俱乐部创办之际,诚恳地邀请并期待着你们的大驾光临。过去我们是战友,由于我在文革中犯了错误,伤害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回想起来深感歉意。经过这么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已步入花甲之年,我想把隔阂结束在上世纪,这样对历史对自己也有个交代……在有生之年,我想继续为乒乓球事业做点工作,真诚地希望能得到你们的指点和支持。”写到动情之处,他几近哽咽,珠泪点点。庄5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纵然是铁石心肠,看了也很难不被打动。

几天后,徐、李二人在张的陪同下终于来到现场,庄赶紧迎上前去,时隔近30年,哥儿四个的手又握在了一起。人生苦短,白驹过隙,都已过了花甲之年,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待续)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