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乒乓球名將 – 莊則棟外史(九)

kissinger于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4月10日,美国乒乓球队直接从日本借道香港飞到北京,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7月,基辛格博士在巴基斯坦称病,瞒天过海,飞越喜马拉雅山,秘密来华探路。10月,第26届联大恢复了中国的合法席位,――大老板已抛出了橄榄枝,小伙计们一个个自然是心领神会,墙倒众人推,可怜的蒋公只好惨淡出局,否则怎么着还得再赖上一两年。凑巧的是,第二次来华的基辛格也在北京,正为尼克松来年访华做前期准备,于是他与周恩来一起举杯相庆。72年2月,尼克松总统率领290余人阵容豪华的代表团高调访华,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之后,日本、联邦德国、澳大利亚、荷兰、西班牙等三十多个国家纷纷同中国建交……形势发展如此之快,就连毛泽东与周恩来都没有预料到。

中美关系的解冻以及世界格局的改变,还为病榻之上仍激情豪迈、壮心不已的毛泽东所谓“三个世界”著名论断的形成、问世提供了现实依据,老人家以为社会主义中国已成为“第三世界”的领袖,继苏、美两霸之后的地球村的第三“极”。

相对这边的理想浪漫,大洋彼岸的尼克松则更加务实,他在国会上解释说,有人批评我们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交往是“低声下气”,我们的政策是“只顾眼前,不计将来”,其实不然,等过了二十年之后再来看这段历史,它将会告诉人们,我们今天所制定的政策符合美利坚合众国根本的、长远的利益。Nixon

中国的官方文件上也说尼克松“打着白旗,厚着脸皮来北京”,对美国人要“不冷不热,不卑不亢”,还将此文件传达给了全党、全军、全国老百姓。分明是两情相悦彼此对眼,却装着迫于无奈,似乎不够大气,既要下海“坐台”,玩一把政治偷情,又要树贞洁牌坊。只是苦了下面,上边又不明说该如何如何,没有先例,这“冷热”、“卑亢”的分寸实在太难拿捏。故杭州、上海两地的官员71年元月初在接待为尼克松访华打前站的黑格准将一行时,前倨后恭,闹出了不少笑话。老人家还一时兴起,心血来潮,让人一个电话打到上海,吩咐送美国客人每人10斤糖果,且1斤一个样,于是上海益民食品厂的头头连夜把工人们找来加班加点,忙了个通宵达旦人仰马翻,黎明时将糖果送到虹桥机场,糊礼品盒的浆糊还未干;市革委会头头又大清早的赶到机场请人家赴宴,其实还有个把小时客人就要登机了,短短48小时,前后“冰火两重天”,弄得黑格一头雾水,受宠若惊,不知唱的是哪一出戏。待到元月22号尼克松本人来华,当晚天降大雪,为不耽误客人次日行程,有关部门组织百万群众连夜上街扫雪,从钓鱼台到八达岭,绵绵百里。尼克松终于登上长城,他兴致勃勃地对周恩来说,像这样扫雪在美国想也不敢想。

由此可见,东方人更注重“面子”,西方人则更注重“里子”。不一样的历史文化背景,不同的思维方式,造就了两个风格不一样的民族。

不料一语成谶。

二十年后,尼克松当初的预言终于演变成现实。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世界政坛重新洗牌,接替前苏联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俄罗斯沦为二流强国,其地位与昔日的“苏联”已不能同日而语。此消彼长,美国渐渐升格为地球村说一不二的“法人代表”,“世界警察”。而中国则在毛泽东去世后不久,拨乱反正改革开放,“韬光养晦,不说大话不扛旗,”励精图治,三十多年来一心一意搞建设,不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成了美国的最大债权国。在很多中国人目前仍然买不起房,看不起病的情况下,冒着有可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风险,将牺牲了环境、资源和血汗挣来的大把票子,借给美国人花。

――倚强凌弱,以大吃小,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说好听点是英雄图霸,说难听点强盗逻辑,当最后只剩下一个大英雄(或曰大强盗)时,人类就进入大同社会了,天下也就彻底太平了。

――人均GDP只有美国十分之一的中国,却成了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事情多多少少有些滑稽。或许,东方人向来都是有钱舍不得花,想攒钱,想搞投资,却又找不着地方。

“乒乓外交”究竟多大程度改变了世界?中美两大赢家从中获利的份额各占多少?这是应该交给历史学家、经济学家探讨的话题,在此不再赘述。

应该说,即使当时没有庄则栋,中美关系也一定会改善,或许时间上会有所推移,将另选一个切入点。可以这样总结,由庄则栋开启的“乒乓外交”这精彩的一幕,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同时也是历史的必然,乃大势所趋。

一句话,时势造英雄。

不可否认,科恩其中也有庄则栋个人的性格因素。满满一车人,见科恩“可怜巴巴”的杵在那里,没有人敢上前与他打招呼,也许他们心里也在嘀咕,要不要过去搭讪呢?但潜意识告诉他们,过去了弄不好会惹事,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年头还是太平一点比较好。庄则栋之所以与众不同,一是他心地善良,不落忍;二,此时的他无私无畏,并不顾忌可能会出现的后果;三也说明他思想单纯,没有太深的城府。

“馅饼”单单砸在他头上,偶然之中又有必然。人嘛,总是性格决定命运。

相貌英俊、举止不俗而且头脑反应敏捷的庄则栋,因此深得毛泽东夫妇的赏识。

早在六十年代初,毛泽东就是庄则栋的忠实粉丝。 “我的小祖宗,你快给我拿下来吧!”一种长者对晚辈的怜爱之情溢于言表。如今十年过去了,当年稚嫩青涩的“小祖宗”不仅又拿了冠军,还误打误撞做了“老祖宗”想做却一时不知该从何着手的事,老人家自然喜出望外,称赞有加,“不但球打得好,还会办外交,比一般外交家还行,此人有点政治头脑。”

(待續)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