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5

中國乒乓球名將 – 莊則棟外史(十一)

同年10月份,他被调往太原,担任山西省乒乓球队教练。他毕竟是个优秀的运动员、教练员,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使原来是乙级队的山西女队在全国比赛中拿了冠军。期间,他撰写了乒乓球技术论著《闯与创》。

1984年,时任国际乒联主席、前世界冠军荻村伊智朗得知了老朋友庄则栋的遭遇,甚感同情,经多方斡旋,他终于调回北京与家人团聚。不久,庄则栋被安排在北京市少年宫当乒乓球辅导员;经万里副总理的批准,凝聚了他多年心血、长达30万字的《闯与创》(与钮琛合著)也得以出版。荻村

来到少年宫,这里的环境他太熟悉了,青砖碧瓦,草木葱郁,风景依旧,物是人非。当年辅导过他的老师还在这里工作,看守大门的还是当年那位师傅,庄则栋有一种游子归来恍如隔世之感,一时间鼻息隐隐作酸。

30年前,一位风华正茂的15岁小帅哥从这里起步,开始翱翔蓝天;30年后,穷途潦倒的他又回到这里,教一帮小孩子打球,30年一个轮回,历史正好画了一个圆圈。

再回首,往事如风,仿佛南柯一梦。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1985年2月,庄则栋与鲍蕙荞离婚。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1973年,庄则栋平步青云,当上了中央委员,后又做了体委主任,鲍蕙荞对此不感兴趣,觉得丈夫不是搞政治的料,曾一再提醒他,“离那些人远点,跟得太紧了会有危险。”所谓旁观者清。正春风得意的庄则栋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继续与狼共舞。他俩谁也说服不了谁,就像拔河比赛一样各执一方地相持着。鲍蕙荞后来回忆说,“最可怕的是他人变了,我最珍视、最喜欢的东西在他身上没有了,我不喜欢的东西越来越多。”

据儿子庄飚回忆:母亲在医院生第二个孩子时,父亲“像个大领导”一样,踱着步,带着一个随从进病房看了一眼就出去了,说是“要去接见外宾”。他还记得,唐山大地震后,母亲拉扯着他们两个孩子,和三个七旬上下的老人,在王府井大街的红绿灯下搭了一个地震棚,住了两个多月。父亲始终没有回家看过一眼。

关于两个人的分手,庄则栋后来这么说:“我们彼此之间进行了坦率真诚的交谈,也进一步进行了了解和容忍,但终究我们还是分手了。总结这十几年,我弃业从政是历史的误会,和鲍的离异是天大的误会。两个人能互相了解,实在不容易,尤其男人了解女人则更难。”

“粉碎‘四人帮’以后,鲍曾诚恳地对我说,‘你得意时我真想离开你;可是,在你落难时,我不会离开你,老人和孩子我会照顾,你被关起来,需要送什么东西,我来给你送……’在我的心中,鲍蕙荞永远是善良、仁慈、温柔、可爱的,我珍惜我们曾经拥有过的幸福时光。”鮑蕙蕎

话虽如此,但问题在于提出离婚的不是鲍蕙荞,而是庄则栋。庄被羁押期间,鲍一人女人抚养两个孩子,还要照顾两边的老人,其艰辛可想而知。庄出狱后又去了太原,前后八年,家庭的重担压在鲍一个人身上。84年庄回到了北京,这对鲍来说最难的日子终于过去,一家团聚苦尽甘来,却不料庄此时却提出分手,鲍虽一心想挽回,无奈郎意已决,最终只能劳燕分飞。

――两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人,未必能把日子过下去。婚姻如穿鞋,看外表没用,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也许,像鲍蕙荞这样类型的女人,从一开始就不适合他;而他,心里早就不爱他了。像他这样自信满满、坚持己见的男人,身边更需要一个“小鸟依人型”、“服从型”的女人,哪怕她不会弹钢琴,也不会跳华尔兹,普普通通,并不那么出类拔萃。婚姻与恋爱不一样,恋爱需要激情,婚姻主要靠包容。

办完离婚手续,从东城区政府出来,两人在路口微笑着握手言别。这时距离他们结婚正好20年。

 不久,妻离子散(一双儿女均随母亲生活)、孤单寂寞的庄则栋邂逅他当年的粉丝,日本女士佐佐木敦子。佐佐木

(待續)

Advertisements

中國乒乓球名將 – 莊則棟外史(十)

1972年4月,中国乒乓球队回访美国,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亲自点将,“此行由小庄担任团长。”副团长是李梦华、钱大镛,队员有李富荣。张燮林、梁戈亮、林慧卿、郑敏之、郑怀颖等著名国手。4月18日在白宫玫瑰园,尼克松总统亲自接见了中国乒乓球代表团。19日,中国乒乓球队与美国队在联合国会场进行了表演赛。中国驻联合国大使黄华、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布什(小布什他爹)莅临捧场。平日唇枪舌剑没有硝烟的“战场”,此时一派和睦景象。乒乓外交

回国后,庄则栋担任了国家体委党组副书记,兼中国青年队主教练。1973年9月,当选***第十届中央委员会委员。1974年初,任国家体委副主任。1975年1月四届人大,35岁的他被任命为国家体委主任,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正部级干部,中国政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俗话说“财大气粗”。能做到成功不傲人,富贵不骄人,这对于终究只是一个凡夫俗子的庄则栋来说,确实很难。

一旦涉足政坛,绝大多数人都不由自主地去寻找靠山,其中不少人因事先有了靠山才涉足了政坛,此乃官场“潜规则”。江湖险恶,庄则栋自然也会去寻找一个后台老板,他认为紧跟第一夫人无疑是最保险。为了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他批判王猛、李梦华、荣高棠等体委老一辈领导,提拔撤换了一大批干部,提出了一些“极左”的口号;并将因对他所作所为不满而写信向中央反映情况的队友徐寅生、李富荣等人调出国家队,“流放”位于长江口的崇明岛……昔日并肩携手的哥们,如今南辕北辙,形同陌路。

尽管他始终对周恩来感恩有加,有一次还将别人送的人参转送给病重的总理,但他无法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饮水思源,他始终把自己归于“四人帮”的一党。梁戈亮在电视上看见:在周恩来的葬礼上,庄则栋和江青并肩站在一起,“他在那儿笑呢”。这段视频也给电视机前亿万愤怒的群众留下了极恶劣的印象:果不其然,这小子是“女皇”的爪牙!江莊

当然,他为官很清廉。――那个时代,当官的基本上都很清廉,以权谋私主要是“走后门”:参个军、上个工农兵大学、安排个好点的工作、买个紧俏商品什么的;不像现在,一个个强爷胜祖,都是搂钱的高手。唯一的同父同母的妹妹远在新疆塔城,将她调回北京工作乃是举手之劳,但他拒绝了母亲的这一要求。身为正部级高干,他每天骑着一辆旧自行车上下班,这在当时同级别的官员中亦是绝无仅有。

庄则栋离开他熟悉的乒乓球事业跻身政坛,开始应该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属于被动“下海”。对于一个政治头脑相对简单的运动员来说,仕途是一个极不擅长、陌生而又复杂的领域。起初,兴奋之余的庄则栋诚惶诚恐,小心翼翼;但随着地位的不断攀升,难免就有些沾沾自喜,认为自己还行,好像完全能够驾驭;第一夫人的大力提携使他受宠若惊,感激涕零,于是内心也开始慢慢膨胀,认为只要背靠大树跟对了人,就能一帆风顺更上一层楼。“人往高处走”,每个人都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庄则栋自然也想赌一把。

但凡有机会,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愿意赌一把,试试自己的手气,“高官厚禄”“光宗耀祖”的诱惑实在令人难以抵御。官场又是一个大染缸,即使换成“李则栋”、“徐则栋”,结局恐怕也会八九不离十。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涉世不深的庄则栋毕竟不是老谋深算的外祖父哈同,他不懂得管理学规避风险的基本原理,他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只篮子里,本以为买进了一只超级权重股,万无一失,不料天有不测风云,这家钢铁巨人般的托拉斯公司一夜之间轰然坍塌破产摘牌,他的赌注押错了地方,结果只能是血本无归。

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10月,“四人帮”垮台。树倒猢狲散,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因受到牵连,庄则栋再次身陷囹圄。77年夏,几近崩溃的他曾经两次自杀,均因被救未遂。四人幫

庄则栋原本无心涉足政治,可是政治偏偏选择了他,这是庄则栋的悲哀,也是乒乓球的悲哀,更是政治的悲哀。

接受了长达四年的政治审查之后,庄则栋于1980年8月出狱。结论是:在“文革”前有功,在“文革”中有过,犯有严重的政治错误,但属人民内部矛盾,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

(待續)

中國乒乓球名將 – 莊則棟外史(九)

kissinger于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4月10日,美国乒乓球队直接从日本借道香港飞到北京,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7月,基辛格博士在巴基斯坦称病,瞒天过海,飞越喜马拉雅山,秘密来华探路。10月,第26届联大恢复了中国的合法席位,――大老板已抛出了橄榄枝,小伙计们一个个自然是心领神会,墙倒众人推,可怜的蒋公只好惨淡出局,否则怎么着还得再赖上一两年。凑巧的是,第二次来华的基辛格也在北京,正为尼克松来年访华做前期准备,于是他与周恩来一起举杯相庆。72年2月,尼克松总统率领290余人阵容豪华的代表团高调访华,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之后,日本、联邦德国、澳大利亚、荷兰、西班牙等三十多个国家纷纷同中国建交……形势发展如此之快,就连毛泽东与周恩来都没有预料到。

中美关系的解冻以及世界格局的改变,还为病榻之上仍激情豪迈、壮心不已的毛泽东所谓“三个世界”著名论断的形成、问世提供了现实依据,老人家以为社会主义中国已成为“第三世界”的领袖,继苏、美两霸之后的地球村的第三“极”。

相对这边的理想浪漫,大洋彼岸的尼克松则更加务实,他在国会上解释说,有人批评我们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交往是“低声下气”,我们的政策是“只顾眼前,不计将来”,其实不然,等过了二十年之后再来看这段历史,它将会告诉人们,我们今天所制定的政策符合美利坚合众国根本的、长远的利益。Nixon

中国的官方文件上也说尼克松“打着白旗,厚着脸皮来北京”,对美国人要“不冷不热,不卑不亢”,还将此文件传达给了全党、全军、全国老百姓。分明是两情相悦彼此对眼,却装着迫于无奈,似乎不够大气,既要下海“坐台”,玩一把政治偷情,又要树贞洁牌坊。只是苦了下面,上边又不明说该如何如何,没有先例,这“冷热”、“卑亢”的分寸实在太难拿捏。故杭州、上海两地的官员71年元月初在接待为尼克松访华打前站的黑格准将一行时,前倨后恭,闹出了不少笑话。老人家还一时兴起,心血来潮,让人一个电话打到上海,吩咐送美国客人每人10斤糖果,且1斤一个样,于是上海益民食品厂的头头连夜把工人们找来加班加点,忙了个通宵达旦人仰马翻,黎明时将糖果送到虹桥机场,糊礼品盒的浆糊还未干;市革委会头头又大清早的赶到机场请人家赴宴,其实还有个把小时客人就要登机了,短短48小时,前后“冰火两重天”,弄得黑格一头雾水,受宠若惊,不知唱的是哪一出戏。待到元月22号尼克松本人来华,当晚天降大雪,为不耽误客人次日行程,有关部门组织百万群众连夜上街扫雪,从钓鱼台到八达岭,绵绵百里。尼克松终于登上长城,他兴致勃勃地对周恩来说,像这样扫雪在美国想也不敢想。

由此可见,东方人更注重“面子”,西方人则更注重“里子”。不一样的历史文化背景,不同的思维方式,造就了两个风格不一样的民族。

不料一语成谶。

二十年后,尼克松当初的预言终于演变成现实。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世界政坛重新洗牌,接替前苏联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俄罗斯沦为二流强国,其地位与昔日的“苏联”已不能同日而语。此消彼长,美国渐渐升格为地球村说一不二的“法人代表”,“世界警察”。而中国则在毛泽东去世后不久,拨乱反正改革开放,“韬光养晦,不说大话不扛旗,”励精图治,三十多年来一心一意搞建设,不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成了美国的最大债权国。在很多中国人目前仍然买不起房,看不起病的情况下,冒着有可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风险,将牺牲了环境、资源和血汗挣来的大把票子,借给美国人花。

――倚强凌弱,以大吃小,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说好听点是英雄图霸,说难听点强盗逻辑,当最后只剩下一个大英雄(或曰大强盗)时,人类就进入大同社会了,天下也就彻底太平了。

――人均GDP只有美国十分之一的中国,却成了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事情多多少少有些滑稽。或许,东方人向来都是有钱舍不得花,想攒钱,想搞投资,却又找不着地方。

“乒乓外交”究竟多大程度改变了世界?中美两大赢家从中获利的份额各占多少?这是应该交给历史学家、经济学家探讨的话题,在此不再赘述。

应该说,即使当时没有庄则栋,中美关系也一定会改善,或许时间上会有所推移,将另选一个切入点。可以这样总结,由庄则栋开启的“乒乓外交”这精彩的一幕,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同时也是历史的必然,乃大势所趋。

一句话,时势造英雄。

不可否认,科恩其中也有庄则栋个人的性格因素。满满一车人,见科恩“可怜巴巴”的杵在那里,没有人敢上前与他打招呼,也许他们心里也在嘀咕,要不要过去搭讪呢?但潜意识告诉他们,过去了弄不好会惹事,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年头还是太平一点比较好。庄则栋之所以与众不同,一是他心地善良,不落忍;二,此时的他无私无畏,并不顾忌可能会出现的后果;三也说明他思想单纯,没有太深的城府。

“馅饼”单单砸在他头上,偶然之中又有必然。人嘛,总是性格决定命运。

相貌英俊、举止不俗而且头脑反应敏捷的庄则栋,因此深得毛泽东夫妇的赏识。

早在六十年代初,毛泽东就是庄则栋的忠实粉丝。 “我的小祖宗,你快给我拿下来吧!”一种长者对晚辈的怜爱之情溢于言表。如今十年过去了,当年稚嫩青涩的“小祖宗”不仅又拿了冠军,还误打误撞做了“老祖宗”想做却一时不知该从何着手的事,老人家自然喜出望外,称赞有加,“不但球打得好,还会办外交,比一般外交家还行,此人有点政治头脑。”

(待續)

2015年世界乒乓球錦標賽精華錄

2015-wttc-logo2015年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從四月底開鑼至今已經漸入高潮。本屆選手一般水準都有所提高,尤其是歐洲的選手,湧現了不少世界排名較低但球技高超的年輕球員,導致不少各國名將包括德國的奧察洛夫,日本的松平健太和女將石川佳純及福原愛,台灣的莊智淵等因而在32強前飲恨落馬,無緣晉級。就算是世界聞名的高手和比他們排名低很多的球手在晉級的賽事過程也是險像橫生,令人捏一把汗。有關賽事的精華部份,請到此鏈接欣賞:

https://www.youtube.com/user/ittfchannel/videos

決賽精華

混雙決賽:https://youtu.be/CaqACLtdx6A吉村真晴/石川佳纯對徐昕/梁夏銀

男雙決賽:https://youtu.be/PNdkJNQjZWI   徐昕/張繼科對樊振東/周雨

女雙決賽:https://youtu.be/PCiEAmepz20 丁寧/李曉霞對劉詩雯/朱雨玲,勢均力敵。

女單決賽:https://youtu.be/ODGvFzWPRco   丁寧對劉詩雯,過程驚心動魄!

男單決賽:https://youtu.be/XkzX9khxflo   方博對馬龍, 馬龍勇不可擋!